黔江政府網
導航
黔江政府網要聞媒體關注

黔江:75歲老藝人 將嗩吶“吹”上大雅之堂

黔江區政府網 www.skythorapps.com2020-01-10 10:31來源:華龍網

華龍網-新重慶客戶端1月9日6時30分訊(特約通訊員 李詩素)“嗩吶一響,人們便忙;不是登天,就是拜堂。”在鄉下的農村,嗩吶成為傳遞悲喜的號角。長年生活在農村,人們從吹嗩吶傳出的聲音,便能知道哪家是辦喪事還是喜事。

嗩吶,多見于農村的婚、喪、嫁、娶等場面,雖然是我國傳統吹管樂器中的一種,凡吹奏這種樂器的人,均為家境比較貧窮,而又沒有文化的人,他們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樂譜,憑師傅的口傳心授,學到一些固定的吹奏曲調,便開始活躍在農村的紅白喜事中。

汪傳統平常在家以吹嗩吶為樂。特約通訊員 李詩素 攝

“吹嗩吶的人,在我們當地統稱為‘吹鼓手’。干這種職業的人是不受人尊重的,在舊社會被稱為‘下九流’,一般不能進屋。就是吃飯,也是在房屋外面的角落安上一桌。”今年75歲的汪傳統說,他這個“吹鼓手”,一吹吹了63年,現在還能吹。

汪傳統是重慶黔江區舟白街道五臺村人,他講述從12歲開始學吹嗩吶,從開始學到的10個曲調,邊吹邊找人學,到現在能吹100多個曲調(當地人說的“嗩吶引子”,書面用語叫“曲牌”)。這種曲牌只有民間才有,有調無詞,只供演奏。汪傳統把學到的曲調,還先后教了16個徒弟。年輕時,曾經被請到湖北省的宣恩、咸豐、來鳳、龍山,以及重慶市內的酉陽、彭水等縣去參加紅白喜事的吹奏。

汪傳統與鄰居一起吹奏嗩吶。特約通訊員 李詩素 攝

汪傳統告訴筆者,民間嗩吶的傳承方式,主要是口傳,沒有固定的曲譜,通常以喜調和悲調進行傳授。紅事吹的是喜調,喜調輕快、歡樂,吹奏時激昂嘹亮、和諧悅耳;白事吹悲調,悲調深沉、低吟、委婉幽怨。

“一般嗩吶的曲調有局限性,紅事只能吹節奏歡快的曲調,白事只能吹傷悲緩慢的曲調。”汪傳統說,如果你不具備更多的曲調,在這些場合中就沒有吹的,或亂吹一通,遇到內行的就要當面戳你漏子。

嗩吶吹奏出的聲音獨特、洪亮、豪放、激昂,具有很強的穿透力,方圓五里之外都能聽見,在當地也有人把嗩吶稱為樂器中的“霸主”。一旦吹響,它能夠和一支樂隊抗衡,有以一當百的功效。

筆者經采訪了解到民間嗩吶吹奏的曲牌,多為短小、精煉之曲,形式氛圍快、中、憂板。其中快板曲牌為紅事用,憂板曲牌為白事用,中板曲牌中,紅白喜事皆可用。

嗩吶走進黔江民族小學校園。特約通訊員 李詩素 攝

在黔江土家族、苗族人集居地,嗩吶有著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根基,一般有哪戶人家舉辦婚喪壽慶、喬遷新居等都要請幾個吹嗩吶的前來熱鬧一番。就是那些送子參軍,開張剪彩的,也要請一支嗩吶隊來慶賀。

民間嗩吶通常是一對,分為高音和低音進行搭配,必須是兩個人一起上陣。以前吹嗩吶的人,沒有社會地位,沒有演奏場地,并且在沒有舞臺、音響、話筒的場景中吹奏。解放后,這個傳統的民間管樂,作為民間音樂、地方非物質文化的傳承和弘揚,方才登上大雅之堂。

這個在黔江“吹鼓手”行業中,相當有名氣的汪傳統。他曾經應邀用嗩吶,參加黔江土家苗族自治縣的成立,舟白機場通航,舟白大橋等重大工程的開工和竣工慶典。迄今,吹嗩吶這一非物質文化,吹響了黔江文化繁榮的號角,不僅在黔江紅白喜事上出現,還走進了多所學校的校園進行傳承。

掃一掃手機打開當前頁面
責任編輯:劉婭